设为首页 中国渭南网 渭南政府网 渭南日报 渭南广播电台 渭南电视台 渭南论坛

山东东营利津县村民抵制暴力强拆摔致重伤 征迁遭联名控告

2015-09-06 10:49:00 来源:巴中热线

  午夜时分,多名暴徒持刀翻墙冲进刘军的家中欲进入卧室行凶杀人被发现后逃之夭夭返回后又在大门口放火放烟花。光天化日,多名暴徒闯进刘军家中将刘军的妻子赶出了家还振振有词称不许刘妻在自家滞留….

  以上不是电影中的情节,而是山东省东营市利津县西关村民刘军家的真实遭遇。刘军及其家人因为在利津县城市投资发展建设有限公司实施的利津县利三路中段综合改造项目中沦为“钉子户”,一年前便沉浸在野蛮逼迁的阴霾中。

  不幸的是,刘军在2015年6月13日阻止暴力强拆过程中从自家的墙头摔下,造成第四根脊椎粉碎性骨折,目前正在潍坊市89医院治疗。本文作者核实发现,刘军的遭遇不过是利三路改造中横征暴迁的缩影。

  村民阻暴力强拆摔重伤

  1963年出生的刘军目前已经从潍坊市89医院出院,2015年6月13日,刘军因为阻止暴徒暴力强拆其房产不慎从自己的墙头摔了下来,病历显示刘军第四根脊椎粉碎性骨折,2015年6月16日已做第一次手术。

  医生说刘军恢复后是否会留下残疾,能否像往常一样站立行走还是个未知数。视频资料显示,刘军是从自家房产的院墙上摔下去的,而据刘军及家人表述,当时多人开挖掘机欲强挖院墙,情急之下想阻止才从墙上摔了下去。

  据了解,2015年6月13日下午5点前后,大约6名自称是指挥部的社会闲散人员和一台挖掘机驶向刘军家东侧院墙外,并打着清理邻居家拆迁废墟的名义在刘军家墙脚挖大坑,刘军和妻子杨金花分别上墙和院外的墙根阻止。

  “他们在我家墙脚挖坑,同伙还声称一会就强拆我家房子,我妻子在墙脚坐着阻止,我在门楼上吆喝当时还报了警派出所的人也到了现场,可是挖掘机并没有停止,我想下墙去制止因为着急就摔了下去。”刘军回忆说。

  监控录像显示,刘军被派出所警员协助抬上救护车驶离现场后,先前挖大坑的挖掘机便肆无忌惮的故意将刘军家院墙捣毁而后又将刘军家的门楼捣毁。目前,刘军家的车辆无法出入,即便步行也要从废墟中艰难通行。至今,此事并未获立案。

  2015年6月16日,本文作者曾跟随刘军的家人来到案发现场发现,刘军家的,门楼及东侧院墙被毁损的十分严重,而在刘家东侧院墙的墙脚处一条数米深的大坑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刘军的妻子说因为刘军被摔,暴徒们收敛点还填了点土。

  而刘军住院后并没有涉事人员前去慰问,相反因为利津县医院医疗条件有限而需要转院时,有关人员亦拒不开具转院手续,致使其医疗保险有可能无法报销。“更有甚者他们不来慰问就罢了,竟然有几个身份不明者到医院对我爸进行威胁,声称如果扯他们,他们就一辈子也不让我们家好过。”刘军小儿子说。

  多位法学人士认为,纵观整个事情的起因和经过,即便是刘军自行从墙上摔下去的,那么前来实施暴力强拆者也逃脱不了干系。“刘军从墙上掉下的诱因是个有正常逻辑思维的人都明了,其次暴徒在刘军被送往医院后捣毁刘军家院墙的行为已经昭示其挖刘军家墙脚的目的,已经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

  令人发指的野蛮逼迁

  此时,刘军正静静的躺在潍坊市89医院的病床上。彼时,刘军从2014年持续遭遇着各种野蛮逼迁。刘军调侃说,全中国所有的野蛮逼迁手段都被他们用上了。而刘军从2014年至今遭受了各种野蛮逼迁,可谓久经考验。

  核实了解到,刘军有两个儿子,家中拥有1000多平米宅基地,超过500平米地上建筑物,分别修建于1997年至2005年间,被公认为是村中占地面积最多的刘军夫妇依靠出租房屋维持生计,拆迁开始后出租房屋也戛然而止。

  造成刘军一家当钉子户的原因是利津县官方制定的《利三路中段城中村集体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方案》,按照政策一个宅基地只能给一套120平米的楼房,附着物给700元到1400元不等的补偿,这意味着刘军家超过1000平米宅基地的大部分将被“无偿”征收…

  “我们认为制定的方案不合理,没有顾及我们宅基地多的村民,可是我们与拆迁人员理论他们却声称要牺牲大户照顾小户,这不是打土豪分田地的年代了,所以我们当然不同意他们的无理要求。”刘军的妻子说:“另外他们给的700元到1400元补偿标准也是低价评估。”

  据了解,刘军及其家人从不避讳与拆迁工作人员理论,甚至拆迁工作人员到家中刘军每次都是沏茶倒水,但因为双方因为补偿安置问题以及宅基地问题始终未达成一致意见,矛盾遂升级,直到后来上升为野蛮逼迁。

  一位不愿具名者介绍称,村民们只知道利津县城市投资发展建设有限公司在西关村部分区域内实施改造,但具体情况不知情。而在大家的眼中,拆迁工作人员的做法实在是让人恨得牙根发疼,比日本鬼子还可恨。

  他说:“他们在被拆迁户的房子周围挖坑、挖树、挖电线杆,毁监控,甚至还断水和打人,我们还在监控中发现居然在半夜持刀闯进刘军的家中欲行凶,幸好被刘家人发现歹徒才逃窜,到目前好像也没有立案,保不准哪天真发生命案。”

  刘军的妻子杨金花显然已被长期以来的野蛮逼迁行径刺激了神经,本文作者跟随杨金花翻过废墟到院子里后杨金花便滔滔不绝讲述从2014年以来的非人野蛮逼迁遭遇,言语中不外乎断电、打人,砸东西、放火、扔烟花、恐吓…

  耐人寻味的是,杨金花表示自己曾因为遭受野蛮逼迁向利津县两位主要领导(注:县长和县委书记)求助,但也是无济于事。“因为持刀入户的事情,县委书记还亲自给警方的头头打电话要求立案,我们当时心里感觉可算遇到个青天大老爷,可2015年6月16日才得知根本没有立案。”杨金花无奈地说。

  截至撰写本文,多名利津县利三路中段改造项目中遭野蛮暴力逼迁甚至致人伤害和房屋损害事件的受害者向本文作者递交了材料,其中一个叫王建利的抗日伤残军人家属的遭遇最为引人注目,他因为拒绝低价补偿曾遭到看门狗被毒死,房子被扬言收回去的威胁…

  对此,杨金花及其家人还有多位知情人均认为这起有组织有预谋的野蛮逼迁和暴力强拆行为系指挥部所为。但利三路中段区域综合改造项目指挥部2015年7月23日给杨金花的答复却否认系其所谓,并扬言“野蛮逼迁”“暴力拆迁”等系捏造事实,云云!

  利三路改造被联名控诉

  据了解,利津县利三路中段改造在许多人眼中不过是个浮云。这个由利津县官方主导的项目从2013年启动以来,目前若干土地已被圈起,而被圈的土地中只有部分土地修建了房屋,2015年6月16日临时搭起多台塔吊,知情人称之所以搭建塔吊是为了应付上面检查。

  据相关证据显示,利三路中段改造曾因多种原因遭遇被拆迁户及附近居民的强烈反对,早在2013年12月便有利津县西关村若干村民针对利三路中段改造进行联名,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曾经的“誓死”维护权益者悉数已经签字,而据统计,本次征迁仅有28户,目前尚有1户未迁。

  一位不愿具名的被拆迁户说,大家起初的心很齐,但是架不住拆迁工作人员的各种威逼利诱,以及株连式手段拆迁还有暴力野蛮逼迁,许多人实在坚持不住了最后就签字搬走了,可到现在已经好久了回迁房还没修好。

  一份由西关村村民提供的联名信记录了西关村被拆迁户从2013年至今的遭遇。联名信称,利津县城市投资发展建设有限公司(利津官办企业)打着利三路中段区域综合改造项目的旗号,大搞非法+暴力式拆迁征地,甚至采取多种恶行大搞野蛮逼迁和株连式拆迁,希望能够引起重视。

  联名信还称,利三路中段区域综合改造项目在征迁过程中没有公布任何合法手续,甚至听证会也仅仅是走走过场。“他们大搞非法拆迁征地暗箱操作,制作了一份低价补偿安置书,强迫被征迁户接受他们的不合理补偿协议,更不依法公开每一户的补偿安置标准明细,几十个被拆迁户可是因为他们的不合理补偿安置标准导致至今仍未征迁完结。”

  本文作者注意到,最让刘军妻子杨金花感到头疼的野蛮逼迁也被写入联名信之中,刘军于2015年6月中旬因为抵制拆迁方的暴力强拆而从墙上摔下一事也被记录,“我们均认为针对我们的野蛮逼迁和非法征迁已经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联名信最后表示。

  据了解,该封联名信系西关村部分村民自愿联署,将由刘军的家人带往北京以及向有关领导呈送。而刘军的儿子目前已从北京聘请律师介入此事,另外已经向规划、发改、国土等部门依法申请了信息公开。

  而刘军的家人也依法向警方递送了《刑事控告书》,但截至目前利津县警方仅仅“受案”,“他们就是不给我们立案也拒不给不予立案答复,我们申请立案监督利津县检察院也不管,申请警方履行法定职责也没有回应,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杨金花及其家人如是说。

  拒不信息公开和履行法定职责将被起诉

  而刘军的家人也依法向警方递送了《刑事控告书》,但截至目前利津县警方仅仅“受案”,“他们就是不给我们立案也拒不给不予立案答复,我们申请立案监督利津县检察院也不管,申请警方履行法定职责也没有回应,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杨金花及其家人如是说。

  截至发稿,杨金花申请关于“利三路中段区域综合改造项目”的信息公开事项已有多个部门给予答复,其中发改局答复称在涉事项目中仅有一个叫“津城佳苑”的地产项目有立项文件,而利津县国土局答复杨金花称“我局无利津县利三路中段区域综合改造项目土地征收信息”,而利津县城乡规划局至今拒不公开关于利三路中段区域综合改造项目的规划信息….

  刘军和杨金花将就办案机关不作为、拒不履行法定职责和有关部门拒不答复其信息公开申请等事项依法起诉,目前正在委托北京律师起草诉讼文书,本文作者将进一步关注此事的进展。(文/图 王言珉)来源:http://www.bz518.com/news/201509/37520.shtml

  声明:巴中热线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