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中国渭南网 渭南政府网 渭南日报 渭南广播电台 渭南电视台 渭南论坛

广东徐闻三大悬案为何至今乃无说法

2015-04-03 14:43:21 来源:消费日报网

  [导读] 往南太热,往北太冷,徐闻正好!这是一句很耐人寻味的广告词,但这也的确绘画出三面环海,四季如春的徐闻,

  “往南太热,往北太冷,徐闻正好!”这是一句很耐人寻味的广告词,但这也的确绘画出三面环海,四季如春的徐闻,作为中国大陆最南端的县,作为湛江连接海南国际旅游岛的桥头堡,所占有的重要战略地位。然而,由于当地政府推行卖地政策,积极发展旅游,大力开发房地产,虽取翻天覆地变化,但由于政府无所作为,造成官场腐败堕落,民众上访突出,社会矛盾尖锐等问题,让广东徐闻成为2014年媒体关注、舆论讨伐、以及网络最“红”最“牛”的地方之一。特别是在徐闻县发生“三大悬案”,至今乃无解决与说法,而引发了非常恶劣的影响。

  悬案一:“马林伤人致死”事件

  ——徐闻县公安局造最“冤枉”的案件

  2014年7月,网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广东徐闻民警不作为包庇凶手影响案件公正》的文章,从而曝光了广东省徐闻县公安局与城北乡派出所在处理这一宗故意伤人致死的案件中,存在不作为甚至包庇凶手的行为,从而引起社会各种舆论广泛关注与指责。不仅后,一篇《揭开徐闻县城北乡马林村伤人致死案真相》新闻报道,揭开了徐闻县城北乡马林村“7·19”伤人致死案的真相。然而,案件发生将近八个多月时间了,死者尸体被解剖冰冻依然摆放太平间,而伤人凶手不仅被抓放出逍遥法外,且连营私舞弊的县公安局也成为设碍帮凶,致使案件黑白颠倒,至今乃推拖无一个说法,让人十分震怒。

  2014年7月19日下午3时许,徐闻县城北乡马林村老人黄文卓(76岁)在家里看儿媳们修补被超强台风“威马逊”打坏的房屋时,忽然听到自家院后传来砍树声,当时其儿子黄明仁正在屋上补瓦,大儿媳李桂荣在递瓦片,而黄文卓老人想不明白:自家院子内种的树,树枝既无伸越过邻居家房及围墙,怎么台风已过还有人砍树?于是,他就去院后面看个究竟,没想到这一去竟惹来杀身之祸。

  据死者及死者家属回忆,当时黄文卓到自家院后时,正看到该村邻居黄文太(61岁)、黄堪庚(32岁)、王雪连(59岁)三人竟然故意依势找茬砍他家院后的一棵苦练树。为此,他自然前来阻止,并劝黄堪庚说:“此树没有倒伏,既不压到你住房,又不压到你围墙,也没有伤你人和农作物,你就不要砍我的树了。”而黄堪庚说树是他的,就这样辩来辩去,双方理论大约5分钟,黄堪庚、黄文太、王雪连见人多势众,就显得气势汹汹道:“再说我就打你。”未等话讲完,黄堪庚就挥起砍树刀背朝黄文卓老人头部及四肢打去,造成该老人当场倒地,并多处出现流血,即使这样他们还没有罢休,继续用刀背敲打黄文卓老人的胸、腹等重要部位。“哎唉、哎唉……”听到黄文卓老人呼救声,其儿媳二人即刻赶来,在离父亲被打大约10米远,就看到凶手黄堪庚正用砍树刀背打着黄文卓的头部、腹部及四肢,将黄文卓老人打倒在地上,接着黄文太、王雪连二人夹持着打黄文卓老人,见状后,儿媳李桂荣大声喝:“你还打我父。”丧失理智的凶手三人,这才停止。于是,李桂荣马上用手把父亲扶起来说:“去、去向村长反映。”凶手黄堪庚还在那里破口谩骂:“打你怎么!”又对着老人叫嚣:“打电话去派出所叫国威舅(城北派出所干警吴国威)来处理。”

  由于当时是台风刚过第二天,一切通讯都瘫痪,无法用电话报案。黄文太、王雪连听儿子这么一讲,就慌忙赶到城北派出所报案,并称因砍树争吵打伤黄文卓,担心黄文卓已是76岁的老人,怕承受不了打击出现其他意外。约半小时后,黄文卓也被其孙子黄全隆挽着去城北派出所报案(当日派出所接待室同志称对方已来报案了)。为此,派出所就不为他们录口供,后来黄文卓就回到自己家里。不久,派出所干警吴国威和一名协警来到现场拍摄。协警谢良国也为黄文卓拍摄头部等四肢伤处。当时,黄文卓眼上的伤口还在流血,腹部及四肢紫黑。因为案发后正好是星期六,吴国威告知等到星期一去城北派出所解决。

  7月21日(星期一)上午9时许,黄文卓老人在儿子、孙子等人陪同护送到城北派出所。当时,唐鑫副所长就出具法医证明要求黄文卓去县人民医院做法医鉴定,回来后才与他录口供。在县法医邓康进同志为黄文卓拍摄受伤部位做检查时,黄文卓突然出现全身冒汗、吐血、神志不清、双眼紧锁等休克状态。为此,邓康进法医见形势比较危急,建议家属马上送去县第二人民医院治疗。家属等人听了法医建议,迅速把黄文卓送去县第二人民医院急诊室进行抢救后,继而转入住院部治疗。期间,儿子黄明忠去医院看望黄文卓就问:“你呕血这么多,他们还打伤你其他部位?”黄文卓对儿子说:“我被黄堪庚用刀背刀柄捅打的胸、腹部现在很疼痛。”然而,持续3天治疗,黄文卓伤情乃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于是县第二人民医院建议转上市级医院治疗。7月23夜11时,黄文卓开始被转到湛江市中心医院治疗,医院方给黄文卓输液、输血等,可是黄文卓伤情乃继续恶化,生命处于垂危状态。25日上午,市中心医院医务人员下发垂危告知:黄文卓伤情非常严重,生命处于垂危状态,已经无法挽救,医院建议其回家准备后事。7月26夜凌晨4时19分,黄文卓离开人世。

  7月26日,黄文卓家属向徐闻县公安局报警,并到城北派出所要求对案件做出处理。由于案件已造人员伤亡,城北派出所所长张堪建及城北乡人民政府政法书记陈登樊、城北司法所、综治办、何家管区正副书记、村妇女主任等人组成调解小组,并向死者家属提出:用2到3万元进行私了。死者家属提出:交由县公安局刑警队处理。于是,双方分歧较大,谈判进入僵局。这时,派出所干警吴国威口出胡言:“黄文卓病死的,与他人无关。”很明显,他不仅严重违反案件调查程序,而且还严重包庇偏袒凶手。据受害家属向记者反映,原本二家人曾经发生过纠纷,但当地警方未处理妥当,造成凶手黄文太到处张扬:“上次那件事我花了几万元才搞掂,现在我有国威舅(吴国威)做保护,打伤他又怎么样啊。”每次凶手与受害人家属纠纷时就说“打电话叫国威舅来处理。”死者家属向记者介绍,城北派出所张堪健所长曾向他们提到:“死者从被打到死亡,吴国威一直没有向我汇报过。”为此,他对黄明忠、陈玉清说:“民警吴国威,既不找受害人黄文卓谈话、录口供才造成本案证据不充分,更无督促犯罪嫌疑人给付治疗费导致医治无效死亡,在工作中存在严重失职行为,我向你们道歉。”然而,有人提出疑问:为什么死者从被打到死亡有6天时间,派出所接警人员吴国威一直不为受害人黄文卓做谈话笔录,不为黄文卓追款做治疗费。是什么原因造成不履行法定义务的行为?甚至死者转到市级医院治疗时,老人孙子黄全隆也看到派出所协警名柯大栋尾随去市医院监视,有医院监控可查。

  徐闻县公安局接到黄文卓家属报警后,第一日办案人员就到现场取证,可第二日就改口,要求死者家属与凶手进行调解。为此,案件交回城北派出所进行处理,张堪建所长曾对死者家属说:“交刑警处理时间长。”要求双方协调赔偿,及不追究凶手责任等问题。由于协调无果,死者家属最终商量把黄文卓尸体抬到打人凶手家中摆放,并拨打110报警。接警后,县公安及派出所、乡政府等100多人赶到现场,但最终还是没有解决办法,无奈之下由公安局把黄文卓运回县人民医院太平间冰冻摆放。死者尸体被带走几天后,家属提出送湛江市做尸体解剖法医鉴定,但在徐闻县公安局阻挠下,最终县市两级十几人签名一起做的解剖鉴定,变成只有一名法医完全签名,而原本县公安局同意让家属参与现场见证,也没有获得通过。让人想不明白,作为县公安局怎么采取欺骗、阻挠等手段对付死者家属,连鉴定报告也只是口头通知:“黄文卓是由高血压造成病死的,并告诉他们这是易局长说的,鉴定怎样就怎样,不要讨论。”试问一下,一个从没有高血压的人,怎么会得高血压病死呢?徐闻县公安局作为一个执法单位,到底在隐瞒着什么?据死者家属反映,主办此案的县刑警大队吴副大队长告诉他们,这个案件上面有领导一直在压着,就是连主管刑侦的谢副局长也没有用,所以奉劝你们不要白费心机了,除非上面有人,否则没有用的。后来连凶手也传出话来:“都花了十几万与易局长一起吃饭了,死了也是白死。”

  9月11日,死者家属终于看到徐公(刑)鉴通字【2014】0184号《徐闻县公安局鉴定意见通知书》,鉴定意见:黄文卓患有高血压、十二指肠球部溃疡病基础上,由于急性出血引起急性失血性贫血,弥漫性血管内凝血等严重疾病致死。经过咨询医学专家,死者家属提出医疗证明:由于凶手外力导致头部、四肢挫伤、全身多次软组织挫伤、脑部重度水肿、肝脏破裂,才引起76岁老人黄文卓死亡的。特别是黄文卓根本没有高血压的病史记录,所以死者家属于9月20日提出对黄文卓尸体重新鉴定的要求,让人非常不理解的是,徐闻县公安局及城北派出所一直推托,并设置种种关卡给予阻挠。

  据死者家属介绍,徐闻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吴徐生告诉他们,若对徐闻县的徐公(刑)鉴通字【2014】0184号不服,就抓紧打报告对黄文卓尸体重新鉴定。于是,死者儿子黄明忠在2014年9月20日亲手将《关于黄文卓尸体重新鉴定的请求》交给分管刑警工作的副局长谢成荣。期间,死者家属多次向谢副局长询问此事,其对他们说:“等讨论就给你方通知”。可是,一等就是70多天仍没答复。2014年12月5日,徐闻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突然采取威胁手段,要求死者家属签领《不构成刑警立案通知书》。12月11日,死者家属又向徐闻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打报告《强烈要求对黄文卓死因重新鉴定》的申请,并强烈要求徐闻县公安局依照法定程序将黄文卓尸检样本和材料送交广东省法医鉴定中心重新鉴定。可是,徐闻县公安局却采取隐瞒、包庇、恐吓、威胁等手段,以种种借口为由,甚至不给尸检、立案应付死者家属与隐瞒案件真相揭开。

  如今,黄文卓尸体摆放太平间已八个多月了,但参与殴打人致死的犯罪嫌疑人黄堪庚、黄文太及王雪连依然逍遥法外,司法机关不但没有追捕凶犯,还隐瞒案情对外宣称是死者自己病死的,从而致使凶手及家属在外散发:“人(黄文卓)是自己死的,还想敲诈别人的钱财,真混蛋!”让死者家属背负着沉重被谴责的精神负担。而作为执法机关的徐闻县公安局非但不为民办事,反而成为犯罪嫌疑人帮凶,与凶手同流合污,一起制造了一宗冤枉错案。或许,这正如大家所认为的一样:一个官僚腐到烂的小县城,竟然颠覆了中国法治制度,无端制造了许多冤情枉案,激起千民万众怨恨怒吼,却毫无一官员敢予过问,让广大人民群众痛切心扉而感到快要走投无路了。一条人命两三万就可以打发,一位干警违法乱纪竟无人过问,哪是否一位公安局长就可成王法了?为此,我们希望中央、省市领导与相关部门能够介入此案,从而排除干扰因素,以办事为民执法为公为出发点,做一件真正为民的实事,还案件一个真相与清白,让死者安息!

  悬案二:“桥南村委会换届选举舞弊”事件

  ——徐闻县组织部与下桥镇造最“黑暗”的选举

  2014年12月24日,一篇《徐闻县下桥镇村委会换届选举曝严重舞弊》报道,把广东省徐闻县下桥镇推上风尖浪口。随后,一篇《徐闻县下桥镇村委会换届选举舞弊再曝惊人内幕》的帖子,再度曝出惊人腐败黑幕。然而,该事件从发生到现在,当地各级党委、政府与民政、纪检、人大、组织等监督部门,在处理过程中与结果上,更是引发了广大民众非议,以及更多舆论媒体强烈不满。

  据当事人介绍,徐闻县下桥镇桥南村委会共有8条自然村,总人口2700多人,适合参选人有2153人。原本桥南村委会换届选举是经下桥镇党委组织有关部门同意决定在2014年1月7日进行第六届换届选举,候选人则是按照原村委会领导班子成员侯春良、潘日来、苏光保、梁秀花、林振飞、唐堪龙参加本届选举。同时,由村委会干部在各自然村里选出三员代表协助选举,选举即是由村委会干部与三员代表一起把选票送给合法选民群众手中填写,填写好后一齐把选票交给他们集中收回封存在票箱里等待开箱唱票登记。

  2014年1月6日晚,徐闻县下桥镇桥南村委会召集大立村、北山村、王家村、洋尾村、坡田村、埚仔村、石埚上村下村三员代表,布置换届选举工作安排。会上,桥南村委会党支部书记侯春良要求各自然村三员代表把选票带回村里,发放给有合法选举权的村民填选。可是,由于下桥镇党委组织委员陈依平及桥南村委会党支部书记侯春良在幕后指挥,坡田村三员洪腾、林堪章,埚仔村伍庆余,石埚上村蒙荣华,石埚下村潘华荣、潘春等人把选票带回村里,但他们没有把选民证和选票发放给合法村民自由填选,而是由洪腾、林堪章、伍庆余、蒙荣华、潘华荣、潘春等人用非法手段代表村民填选选票,全部按照陈依平、侯春良等人意图非法填选了两名人选潘荣华(原桥南村委会党支部书记,石埚下村人,已退休10多年,年龄将近70岁。)、黄堪学(北山村人)。

  1月7日上午,徐闻县下桥镇党委组织在桥南村委会召开换届选举会议,在下桥镇党委委员黎文超、农办干部彭幕、村委会书记侯春良和各自然村三员代表,这其中包括大立村倪昌华,坡田村洪腾、林堪章,北山村梁堪照、谢妃文,埚仔村伍庆余,王家村骆妃建,石埚上村蒙荣华,石埚下村潘华荣、潘春,洋尾村王华春等人集中在村委会会议室进行第一次开箱唱票登记数字。当时,在现场按照姓名一对一唱票过程中,北山村三员代表梁堪照、谢妃文准确无误唱出坡田村668张选票,梁堪照唱完票就在现场宣布说:“坡田村668张选票。”同时,坡田村三员代表林堪章在黑板上按照姓名一对一登记选票数字,林堪章当场就回答梁堪照的话:“我坡田村没有这么多张选票。”梁堪照又问村委会书记:“坡田村多少张选票?”侯春良回答说:“坡田村实票为518张选票。”林堪章接着说:“选票太多了,记下500张就行了。”就这样登记下,坡田村500张选票。唱票过后,梁堪照、谢妃文等三员代表就向村委会干部苏光保、潘日来、林振飞反映坡田村唱票多出150张选票。当时,苏光保、潘日来、林振飞就怀疑选票存在严重违法问题。于是,当场就向侯春良与监督员反映坡田村多出150张选票问题。但是,所反映的问题都没有结果。后来,就在唱票当天2014年1月7日封箱封票。8日,他们向徐闻县人大、信访、纪检、组织部、民政监督部门反映实际情况。在上级监督部门的过问下,下桥镇党委成立了以吴光荣、梁日太、陈依平、林家兴、黄顺为领导,以及农办干部彭幕等干部,村委会以侯春良、苏光保、林振飞等人,以及三员代表以倪昌平、梁堪照、谢妃文、蒙荣华、谢兴豪、伍堪寿、骆妃建等代表在2014年1月10日进行现场监督第二次开箱计算总选票数字。一切由苏光保、梁日太、陈依平、林家兴、黄顺、彭幕等干部计算,但是计算出来的总选票数字结果,没有多出150张选票,反而少了10多张选票。为此,在村委会干部苏光保、林振飞三员代表倪昌平、骆妃建、梁堪照的要求下,在现场以选票姓名一对一核查选票名单,并在干部三员代表的要求下,经吴光荣、梁日太、陈依平、林家兴、黄顺、彭幕商量后,决定同意苏光保、林振飞、倪昌平、梁堪照、骆妃建等代表的要求,再一次在现场一切由吴光荣、梁日太、陈依平、林家兴、黄顺、彭幕按照姓名一对一核查选票数字结果,苏光保、林振飞、倪昌平、梁堪照、骆妃建等代表在现场监督。然而,在现场经过吴光荣、梁日太、陈依平、林家兴、黄顺、彭幕核查出来的结果和第一次唱票数字全都错了,全部不符合数字结果,差额也非常大,多达200多张选票。

  2月10日,村委会干部三员代表群众再次向徐闻县信访、人大、纪检、组织、民政部门强烈反映本届破坏选举问题,并强烈要求上级监督部门查处解读两次唱票数字为什么都不一样?为什么全部都不符合?但是,上级部门根本没有重视本案的严重性和危害性,任由陈依平等腐败干部独断专行,凌驾法律之上。在阴谋败露、东窗事发,在人证、物证、证据清清楚楚的情况下,陈依平没有依法查处本届破坏选举案,反而去包庇破坏选举干部,在选举没有公布生效之前用不同手段强迫村委会干部苏光保、林振飞辞职,还把两份辞职表格让蔡运山转交苏光保手中。为达到某种目的,在2014年3月间,由陈依平在幕后操纵指挥用非法手段获取选票当选干部潘华荣、黄堪学家属黄明、黄国华、黄国海、黄仁、黄家惠等人拿着虚假材料到湛江市有关监督部门上访反映,实现了他们恶人先告状,并用虚假材料欺骗上级监督部门。2014年3月,下桥镇纪委书记吴光荣等人约谈村委会干部和三员代表。后来,有群众向吴光荣了解事情处理结果。吴光荣说:不查出什么问题,没有办法解读两次不同选票数字结果。结果在调查之下,还是不了了之。

  3月26日下午,徐闻县人民政府县长梁财权、副县长陈光力、组织部副部长邓华民率领挂点单位和下桥镇委书记邓锡昌(现为徐闻县交通运输局局长)、镇长廖仕燕(现为下桥镇委书记)、镇组织委员陈依平等领导干部在下桥镇桥南村委会召开会议,县长、组织部副部长、镇委书记、村委会书记都在会上发言,县长梁财权指出党的群众路线,服务群众,帮助群众,谋发展、解民困,按照教育实践活动的总要求: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要求切实改变“四风”问题,群众所希望是是解民忧、解民困,解决处理本届破坏选举问题,但是群众的迫切希望破灭了,他们闻所不闻,置之不理。

  11月2日,下桥镇委副书记兼桥南村委会挂点领导陈光彬,突然打电话叫苏光保来签名结案。11月3日,下桥镇委书记廖仕燕、镇长黎文光到桥南村委会叫苏光保签名结案,问:“你签名或不签名说一句。”苏光保以理为据,没有同意签名。11月14日下午,徐闻县信访局打电话叫苏光保到信访局谈话结案。据当事人苏光保反映,当时他一进入会场后,就受到七位同志接连提问及政策攻心劝导要求签名结案,但是他要求看一看案卷被拒绝。于是,有领导说:“如果你同意签名就给你看”,同时其中一位领导还说了一段令人震惊的话:“你上访,曲界有位妇女上访二十多年了都没有结果,迈陈有一位群众也上访了十多年了一样没有结果,你知道吗?每天有多少人来上访都是没有结果的,苏光保如果你不同意签名结案,我们一样有办法结案。”当时就指令下桥镇委书记廖仕燕,回去撤掉苏光保一切职务。11月28日上午,下桥镇桥南村委会书记黄嘉宁代表县、镇、村委会口头宣布撤掉苏光保一切职务。

  本届破坏选举案有大量事实人证、物证,在事实一清二楚的面前,为什么从上到下,从下到上,还都是一串一串包庇?这正如有人认为,他们已经改写了选票数字或是把选票毁掉了,或是结案了!或许他们有关系,通过层层包庇,官官相护,很有可能让本案蒙上黑幕,最终是真相难以揭开与解决。2012年12月28日至2013年1月3日,衡阳市召开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出席会议的代表527名(本届人民代表大会共有529名代表,有2名代表因故未出席会议),从93名代表候选人中差额选举产生76名湖南省人大代表。会议期间,部分候选人为当选湖南省人大代表送钱拉票,造成对代表选举工作的严重破坏。湖南省人大常委会2013年12月27日至28日召开全体会议,对在衡阳市十四届人大一次会议期间,以贿赂手段当选的56名省人大代表,依法确认当选无效并予以公告。衡阳市有关县(市、区)人大常委会28日分别召开会议,决定接受512名收受钱物的衡阳市人大代表辞职。12月29日,中央纪委监察部官方网站发布消息,日前,经湖南省纪委研究并报湖南省委批准,决定对衡阳破坏选举案进行立案调查;对涉案的431名党员和国家工作人员进行党纪政纪立案;对在调查中发现涉嫌犯罪的人员,移送司法机关审查。

  徐闻县下桥镇桥南村委会第六届换届选举违法行为虽然没有衡阳选举案那么严重,但记者已经从调查中发现存在严重舞弊事实。一是坡田村、石埚下村、埚仔村三条自然村选票没有发放到选民手中,而所有选票都是所谓的三员代表自选、自填的;二是选票发出与收回严重失实,所有自然村中只有坡田村实发518张,唱票时竟多收到668张,而其它村的选票同样失实,仅大立村空票就超出该村总选民单的三分之二;三是群众如实反映,黄家慧为了保证黄堪学此次选举成功,共花了4多万元,作为贿赂参与破坏选举的村长、三员代表等人。为此,此次换届选举应该纯属无效与严重违法,但在各级监督部门非但不依法严惩,还成为掩盖帮凶。据内幕人士透露,一些村委会干部通过下桥镇组织委员陈依平而进行贿赂县、镇两级领导而当选,一些村委会书记、主任更是明码标价进行内幕交易,致使许多有能力干事的村委会干部被排除或落选,给当地许多群众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记者虽没有列出具体名单,但证人、证据已如实掌握,适当时将移交相关单位法办。

  2015年3月,有村民代表到湛江市信访局如实反映了下桥镇桥南村委会换届选举严重舞弊案,但是当地党委与政府机关非但不给予重视,且采取更加恶劣的手段,对上访群众进行打击报复。期间,下桥镇委组织委员陈依平与桥南村委会代书记黄嘉宁更是打电话恐吓上访人,并威胁要起诉与撤销上访人一切职务。

  我们知道,选举工作本应该是纪律严明、程序严格、操作规范,秩序井然的,可徐闻县下桥镇桥南村委会不仅发生了严重选举舞弊行为,而且事件发生后各级政府部门更是采取隐瞒包庇,甚至打击报复举报群众与村委会干部,让人觉得当地政府缺少解决事件的诚意,缺少总结与认识事件的严重性、危害性、政治性。据内部人士介绍,徐闻县下桥镇桥南村委会第六届换届选举违法行为虽存在严重舞弊事实,但由于当地党委、政府与组织部采取了隐瞒包庇向省市组织部门虚假上报,致使如此严重舞弊选举发生生效。而事件被揭露曝光之后,又怕背负严重渎职与追责,故而干脆采取同流合污了。为此,记者将把相关材料证据转交中央、省级党委、政府、人大、纪委与组织部门,继续关注该事件的处理结果与事态发展。

  悬案三:“天润碧海湾”事件

  ——徐闻县新供销天润置业有限公司造最“无赖”的赔偿

  2014年,一篇《揭开广东徐闻行政与司法腐败一黑幕》帖子,掀起徐闻县新供销天润置业有限公司“碧海湾”商住楼房项目的黑幕,接着一篇《广东徐闻:房产开发掀恶浪 官商凶残民遭殃》新闻报道,引起各大新闻媒体关注,紧接着又是一篇《房产开发直飞速 官商欢喜媚颜开》报道,把“天润碧海湾”事件推上媒体与社会舆论浪尖口。

  2012年11月,徐闻县供销总社,把下属“再生资源公司”位于流梅中路西侧约15亩土地拍卖给徐闻县新供销天润置业有限公司作为房地产开发,建筑30层天润“碧海湾”商住楼房。该项目在未经报批时,就于2013年开始动工。由于该工程离周边附近居民楼房只有4至15米左右,但打地基时为了省钱(纵深打桩需多花1000万元),既然不顾周边附近居民楼房倒塌危险,在居民楼底基底下钻“锚索桩”。据受害居民介绍,他们居民楼是2007年才兴建的楼房,有的还是2009年才盖的。如今深受巨大的震动,造成非常严重的破坏,如地砖脱层,墙体楼板不同程度的分裂,楼板漏雨,大梁断裂等等。相信过不了几年,这些楼房都成危房,没有人敢入住了。我们都知道,各个省份都有关于房地产施工中,造成附近楼房受影响的事件,妥见不鲜。但天润“碧海湾”不顾违法侵权,为更好固定其高达几十层楼负担,直接打横桩,进而超出其实际范围二十余米的死亡锚索,全部刺插入附近居民楼房下,造成居民楼房都损坏或开裂。记者通过现场拍摄的图片发现,该工地采用(ML——135D型钻机)大型机械钻横桩孔,分为多层打横桩,第一层桩离地表1.2米处,横向打桩长12米;第二层桩离地表面2.4米处,横向打桩长25米,穿入居民楼房基地内,每隔1.3米宽打一条横桩,几乎把附近十余栋楼房结构震松,给居民造成巨大的心理阴影。这种大树盘根横桩,堪称中国第一例,史无前例。

  该事件发生后,周边附近受害居民户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曾多次向新供销天润置业有限公司反映,要求其作出合理赔偿,但他们置之不理。

  2013年5月前后,本侵权案发生后,从始到终侵权人一置藏在幕后,未正面与受害公民协调解决,所有的调解会议均由县规划建设局“扛头旗”县供销总社“助威呐喊”。然而,天润公司、县供销总社两单位于本案已经构成对本案受害人实施侵权的二位侵权法律主体,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而他们的行为已违反道德与触犯国家法律。据内部职工介绍,徐闻县供销社主任邹盈一方面变卖国有资产土地,一方面强迫老职工内退,而陆续安插与自己相关人员进入供销社。一些知情人士透露,原本天润碧海湾商住项目这块面积约15亩的土地,对外标价2800万元,属于徐闻县供销社属下的再生资源有限公司,但实际财产、财产的归属、收购的来由,一直是个秘密。而开发的房地产商后台,法人代表为广东供销社朱石松,令人深思。此外,这个项目在施工时,当时并没任何报建手续。出了事之后,停工一两个月补办准建证,后又继续施工。试问一下,谁为侵权者撑腰?这样违法的建筑,是谁如此胆大妄为,目无法纪,同意给予他们补证、施工的呢?

  7月13日,徐闻县规划建设局委托广州仲恒房屋安全鉴定有限公司对受害居民楼房进行私下鉴定,而花大钱的鉴定报告指出:“目前房屋出现的反应主要表现为墙体上开裂现象;墙梁交接处的开裂现象;天花板上的斜向裂缝。”鉴定结论:“根据《房屋完损等级评定标准》(城住字84第678号规定,评定该房屋为‘基本完好房’。”正是有了这份伪装的《房屋安全鉴定报告》书,徐闻县规划建设局于9月10日作出了《关于协商解决天润碧海湾商住项目基础施工纠纷有关问题的通知》,其中有内容这样写着:“为消除纷争,我局已责令该公司调整了项目施工方案。同时,已委托相关技术部门进行了鉴定。现将有关事宜告知如下:一、徐闻县新供销天润置业有限公司承诺,同意一次性支付解决纠纷补偿款基数5000元,另加每支锚索支付1000元(以打进你地块的锚索数量计算)。二、协商未果,应依法向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主张权益。三、经审查徐闻县新供销天润置业有限公司已依法取得天润碧海湾商住项目建设工程规划等相关行政许可,将于近日复工建设。

  据内部知情人士透露,徐闻县新供销天润置业有限公司原计划向每户受害居民一次性赔偿20万元,但天润碧海湾商住项目股东依仗着当地官商勾结势力,竟然不给予执行,反而对外宣称:“让他们告,让他们闹,我们就拿这笔钱陪他们玩(其意思是拿钱疏通关系进行打压,不给予赔偿理会了。)!”记者在周边受害居住楼房内仔细看了一下,确实很窝心!花了几十万元且才盖了几年的新楼房,全部出现不同程度裂缝,且追随着天润碧海湾商住项目不断的建设,会越来越严重越危险。于是,我们试问一下:到底是谁给予这个项目行政许可审批补办的?换句话来讲:辛辛苦苦,花一百几十万买地盖楼住,一下楼房地基被打坏成危房了,给你2万元赔偿你愿意吗?我看,别说2万,就是给你50万,你也不心甘情愿的接受吧!

  想想,房子裂了,下雨都漏水了,难道拿几千块的赔偿,在碧海湾买一平方楼吗?为此,面对如此侵权受害,周边附近居民不得不拿起法律来正常合法维权。他们开始信访、上访,但都得不到解决,甚至在工地正当维权中,公安、政府还成为镇压帮凶。

  9月13日10时,由于双方分歧造成矛盾升级,附近受害居民在徐城流梅中路路旁与该公司发生群体理论,要求他们停止施工及合理赔偿。但是,新供销天润置业有限公司不仅不给予理会,反而通过关系动用公安干警,对正当合法维权居民进行镇压,期间还使用暴力将维权妇女扔进警车,押送到公安局问话。因受恐吓过度,该妇女在公安局曾昏迷二次急送人民医院抢救。

  据了解,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周边附近受害居民曾多次向徐闻县人民政府和有关职能部门反映,分别在2013年10月16日、2013年11月8日、2014年4月7日等反复向县规划建设局、县信访局等部门进行投诉,要求当地政府依法解决。可是,高高在上的县官们,不把群众的利益当作一回事,置若罔闻。

  2013年11月8日,受害居民向县法院起诉,但本案立案至今,10个月有余,从时间上远远超过判决期限,仍未见法院评估,更没有判决,令人不解,究竟何故。迫于社会压力,2014年9月23日,徐闻县人民法院终于发出《广东省徐闻县人民法院司法鉴定费交纳通知书》(2014)湛徐法民一初字第253号之一里写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五条之规定,现通知你们收到本通知之日起五个工作日内向广州市久安房屋鉴定有限公司预缴司法鉴定费15000元。”但作为原告的刘森、邹少兰、吴重来、杨祖清要求变更鉴定机构申请,其理由是:由于广州市久安房屋鉴定有限公司收费极其不合理(同类型案件申请人陈明生,房屋约220平方米左右,其鉴定公司收费6000元;而申请人刘森,房屋约277平方米左右,其鉴定公司收费15000元;申请人吴重来,房屋约310平方米左右,其鉴定公司收费18000元。),所以要求重新变更委托其他鉴定机构进行鉴定,但法院一直没有给予理会。或许,这就是61年没有贪腐的人民法院,你们相信吗!

  2014年11月26日,几位维权妇女打听到省检查组进驻徐闻。于是,她们便每天到徐闻海安杏磊湾温泉度假村路口的国道上,高举维权横幅,并等待省检查组车队的到来,以便伸冤。终于,等来了省检查组的车队经过停下。这时,其中一位高举横幅维权的二级残疾妇女,上前准备递交维权伸冤材料。不料有受人指派的一男一女从杏磊湾内跑出,一女员工二话不讲,就把靠近车门的残疾维权妇女推倒在荆刺地里。残疾维权妇女怒问:“你为什么把我推倒?”男员工不答反问道:“你在我的地盘上干什么?”维权妇女们反驳道:“这是国道,不是你的地盘,要不你就报警……”。

  12月24日上午,几位维权妇女到政府大院副县长办公室,找到分管副县长王少兰。王问:“你们来办啥事?”“我们为碧海湾侵权赔偿一事而来的。”王答:“这不属我管。”“我们是按书而来的。”王答:“什么书,给我看。”“忘带了。”为此,其中一位妇女急忙赶回去,把徐闻县徐城街道办事处的《关于交办杨祖清信访事项的调处情况报告》拿来呈上。当王副县长看到有一句:“此纠纷曾经在县委常委李乐同志及副县长王少兰同志牵头,……”之后,她就大声质问几位妇女:“你们识字吗?李乐在前,我在后,怎么不去找李乐,是不是欺负我?”随后,就打电话把徐闻县供销社主任邹盈召来。可是,邹盈一进门见到几位熟悉的维权妇女就破口大骂:“你们建的死人宅,破坏了我们的风水,还叫我给你们赔偿,我要你赔风水钱……”当天,下午三时左右,几位维权妇女听说湛江市人民政府王中丙市长要到下桥镇卫生院调研时,就赶到卫生院对面的下桥菜市场门口等候着,不料被下桥派出所警号为216691的林某等几名民警认出,他们不容解释,就把几位妇女抬扔到警车里,并挥手击打其中一位妇女的头部,万幸是她们都戴着摩托车帽,所以并未严重受伤,但随即被带回下桥派出所审问了两个多小时才给放人离开。

  记者在暗中调查时发现,天润碧海湾商住项目由朱石松、邹盈,以及县委常委兼宣传部长家属等利益人共同出资建造的。楼房建设好之后,县里许多主要领导都可以分到一到两套的住房,所以才如此嚣张,官商勾结,一手遮天,横行霸道,胆大妄为,不讲理法,故意侵权。我们都知道,在中国这个法治的社会主义国家里,应该执行的是行政为民,司法为公,有理可讲,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精神。可是,现在有些地方对于法与理,不但不予执行,反而赤裸裸践踏脚下。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记者在广东徐闻就发现了,这一幕幕让老百姓心酸、心痛而寒的,行政无能与司法腐败的黑暗。如今,天润碧海湾商住项目如果再继续建造下去,如果建造开发商再不采取有效措施,我们相信这不仅仅是每一次下雨,楼板都开裂漏雨这么简单的问题了,而是切切实实关系到周边附近居民的生命问题了。

  来源:http://msgc.xfrb.com.cn/newsf/2015/04/03/142804009259.htm